页面载入中...

战争阴霾下 这些伊朗的文化遗产令艺术界揪心(图) - 第4页

  作家于杭敬撰《身边的凌老师 心中的二月河》:“也许,先生的离去,对于文坛来讲少了一位大师,而对于与之朝昔相处的南阳人来讲,却少了一种令家乡骄傲与踏实的情缘。这个曾经温暖启迪无数后人的文学前辈和文化大师,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

  “也许在文人墨客的眼里,二月河是大师先贤,皇皇巨著落霞三部曲,名垂青史。对于普通的文学青年来讲,他也许就是仰止的高峰与可敬可亲的长者。而在更多南阳人心中,他就是那位穿着松口布鞋,敦厚直爽的邻家大叔。虽然在报纸电视里见过,更多的是街巷菜市场里也见过,他还是住在白河岸边那栋红砖小楼的院落里,院子里翠竹依然挺拔,青菜依旧葱绿,他依然不曾走远……”

  作家徐文敬撰挽联:白河岸边如椽巨笔绘就康乾百年盛世,卧龙岗上嘉勉后学赓续南阳千载文脉。

  作家李远敬撰挽联:淯水呜咽独山苍茫“南阳作家群”痛失文学巨匠;南都文昌卧龙风流“帝王三部曲”终成旷古绝唱。

  诗人郭金洋(渔客)敬撰《悲伤的冬季——悼念二月河》:“还记得憨厚的脸庞/还记得爽朗的大笑/还记得妙语如珠父辈的慈祥/大师慢走/ 魂灵皈依/。。。。。。

  每一双眼内都有一个二月河/每一名学生都有一个醍醐顶/每一次认知都有一个迥异的凌解放/风骨永碧长卷掩手……”。

  诗人刘玥敬撰《悼念》:“独山凝眸/顷刻间又有一朵莲花盛开/半壁书墨都在红尘浮香里为你暗淡/此去天国/长风吹幕有万千祈祷如春潮/冬日的迎宾大道绿意喧闹/不及你椽笔才高丰茂……”。

‹‹  1  2  3  4››  显示全文
admin
战争阴霾下 这些伊朗的文化遗产令艺术界揪心(图) - 第4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