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战争阴霾下 这些伊朗的文化遗产令艺术界揪心(图) - 全文

  单霁翔指出,作为社会变迁最为剧烈的文明时期,各种重要的历史变革和科学发展成果,都以各种特有形式折射在20世纪建筑遗产身上。见证每一阶段、每个角落发生的不平凡故事,这正是20世纪建筑遗产的重要价值所在,“通过20世纪建筑遗产与社区文化和市民生活重新建立联系,创造使闲置空间再次获得生存的契机,延续其生命历程无疑是最具积极意义的探索”。

  他认为,目前对20世纪建筑缺乏加强保护的正确认识,新建筑的诞生往往伴随着对过去时代建筑的否定和藐视,这也是“短命建筑”在中国出现的重要原因。他以始建于1908年的济南老火车站为例,“这个建筑学教科书中的范例,却在1992年尘封在所有人的记忆中”。

  单霁翔表示,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应该不仅限于建筑形式,还要考虑到作为整体构成部分的生态学、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和文化等,更应强调记忆的重要性。这方面优秀案例就有以北大红楼为依托的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成为中国唯一集中研究、收集、展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博物馆。

  此外,“BIAD建筑与文化遗产设计研究中心”也于同日成立。这是由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与中国文物学会20世纪建筑遗产委员会共同成立的跨界设计研究机构。该中心主要工作包括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项目认定、调研、传播,联合中国文博界开展以城市更新和既有建筑改造的规划设计等。

  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著名作家安子的最新悬疑作品《白夜救赎》新书发布会于12月15日在外研社书店东升科技园店成功举办。本次发布会特别邀请了中央广播电视台《品味书香》著名主持人马宗武老师担任主持,还邀请了知名书评人田澄老师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本次新书发布会,与作家安子一起向大家介绍《白夜救赎》。

  《白夜救赎》一书主要描述了孤女安晓旭从异乡来到北京,租住在月坛北小街,遇到了大她整整二十三岁的老北京老杜和与她年纪相仿的同事雷海生,然后发生了一系列叵测难料的悬疑故事……这本书写的是十年前的北京生活,代入感极强,女主角安晓旭从来到北京,攥着《手递手》报纸开始找房子的那一刻开始,就开始遭遇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事故,她遇到了大她整整二十三岁的老北京老杜,她下班后逛购物中心,却被人挟持;她坐过山车,却突遇停电;她劫后余生,却发现出租屋被盗。然而不管什么时候,老杜似乎总在她身边,给她温暖,给她安慰,而老杜,却似乎又是所有不幸的根源。当然,安晓旭和老杜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是恋人,也不是亲人,他们只是住在一个小区里的邻居而已。不过,再暗黑的生活,也有光亮,安晓旭的帅哥同事雷海生,就是安晓旭心中最闪耀的光亮,两个人爱意萌生,安晓旭一直默默地喜欢着雷海生。别以为这是一本狗血的三角恋,事实上,看到最后,大家就会明白,这是一场意料之外,让人心碎让人痛哭流涕的白夜救赎。

  本书采用经典的写实本格派“18+2”的创作手法,向读者展现了中国当代生活背景下,小人物面对命运的挣扎和反抗。在悬疑推理的过程中,本书以精巧的构思,缜密的铺垫,为读者讲述安晓旭、老杜和雷海生三人之间的故事。本书一改当下悬疑推理小说阴森恐怖和夸张血腥的凶杀内容,以温情取胜,以写实将读者带入故事。本书没有太多血腥,也没有什么暴力,却有宁静中不甘屈辱的呐喊,沉默中勇于献身的爆发,每个人的孤独背后,都印着另一个人的名字,人生是救赎者的朝圣,每一条路,都通向起点,而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在本次新书发布会上,作家安子谈到了这本书创作初衷:作为东野圭吾的铁杆粉丝,她深受东野圭吾的作品与《名侦探柯南》,以及欧美悬疑作品的影响,最终围绕复杂的人性,把悬疑推理小说的创作作为自己写作的大方向。

  本格推理作为悬疑推理小说的派别之一,对于《白夜救赎》为何采用本格推理的创作手法,作家安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变格推理相对注重描写科学幻想、阴森恐怖和夸张血腥的凶杀,而本格悬疑推理是以逻辑推理为中心,以解开复杂的犯罪技巧和搜寻犯人为中心展开故事情节。让人感到恐怖和畏惧的变格推理必然不能深入人心,真正深入人心的,是悬念和谜团,是让人心痛的情感,让人心碎的温暖。所以不管是怎样的案件,一定要心向光明;不管怎样的罪恶,最终都指向一个不可回避的字,那就是爱,一切都是为了爱。在中国,悬疑推理小说的发展并没有那么迅速和广泛,所以本格和变格对于中国读者来说,还不是非常熟悉。但从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文化导向来说,本格派相对更容易被人接受,因为它更加真实、更加温暖一些。”

  在互动环节中,读者们踊跃举手发言,作家安子和田澄老师非常耐心地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这次发布会让来宾们收获颇丰。

  作家安子在最后说:“通过这本书,我想告诉所有的读者,所有的爱,都有根源;所有的恨,也都源于爱。我相信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也都在为了那个深爱的人,思念、生活、付出,直到永远、永远……”

  在国外悬疑小说阅读火热及中国本土悬疑小说稀缺的的当下,《白夜救赎》的出版无疑是为中国本土悬疑小说带来一抹温暖的光辉。让我们一起期待中国本土悬疑小说的发展与崛起,让我们期待《白夜救赎2》和《白夜救赎3》的到来。

  著名历史小说家二月河去世后,南阳当地作家文友纷纷以撰写回忆性文章、敬撰挽联等不同形式,表达对二月河的缅怀之情和深深追思。

  二月河(凌解放)生前拥有文学领域诸多头衔:中国作协原主席团委员,河南省文联名誉主席,河南省作协名誉主席、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南阳市文联原副主席,南阳市作协主席、南阳文学院院长,且是“南阳作家群”的领军人物。他40岁开始文学创作,其“落霞三部曲”帝王系列作品,名扬海内外,是迄今无人逾越的三座丰碑。

  两日来,南阳当地作家文友纷纷撰文痛别二月河。

  作家鲁钊泣文《我哭大河化天河》,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我泪如雨下。受不了这冬雷贯顶震天霹雳,猝然打击使我耳鸣眼花,身体直要虚脱。我无法相信,我亲爱的叔叔再不理我了,不指教我了,再不给我签字了,不接受我的访谈了。此时,唯有泪水,倾泻而下,能些微化去我的巨痛。”

  “泪水中我向天遥祭,我发现这条大河,已浩荡汇入天际,与天河化为一体,闪亮中国乃至世界华人文学界。我坚信,叔叔没有远行,他化为天河,泪眼中,我仍举目可见。”

  作家于杭敬撰《身边的凌老师 心中的二月河》:“也许,先生的离去,对于文坛来讲少了一位大师,而对于与之朝昔相处的南阳人来讲,却少了一种令家乡骄傲与踏实的情缘。这个曾经温暖启迪无数后人的文学前辈和文化大师,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

  “也许在文人墨客的眼里,二月河是大师先贤,皇皇巨著落霞三部曲,名垂青史。对于普通的文学青年来讲,他也许就是仰止的高峰与可敬可亲的长者。而在更多南阳人心中,他就是那位穿着松口布鞋,敦厚直爽的邻家大叔。虽然在报纸电视里见过,更多的是街巷菜市场里也见过,他还是住在白河岸边那栋红砖小楼的院落里,院子里翠竹依然挺拔,青菜依旧葱绿,他依然不曾走远……”

  作家徐文敬撰挽联:白河岸边如椽巨笔绘就康乾百年盛世,卧龙岗上嘉勉后学赓续南阳千载文脉。

  作家李远敬撰挽联:淯水呜咽独山苍茫“南阳作家群”痛失文学巨匠;南都文昌卧龙风流“帝王三部曲”终成旷古绝唱。

  诗人郭金洋(渔客)敬撰《悲伤的冬季——悼念二月河》:“还记得憨厚的脸庞/还记得爽朗的大笑/还记得妙语如珠父辈的慈祥/大师慢走/ 魂灵皈依/。。。。。。

  每一双眼内都有一个二月河/每一名学生都有一个醍醐顶/每一次认知都有一个迥异的凌解放/风骨永碧长卷掩手……”。

  诗人刘玥敬撰《悼念》:“独山凝眸/顷刻间又有一朵莲花盛开/半壁书墨都在红尘浮香里为你暗淡/此去天国/长风吹幕有万千祈祷如春潮/冬日的迎宾大道绿意喧闹/不及你椽笔才高丰茂……”。

admin
战争阴霾下 这些伊朗的文化遗产令艺术界揪心(图)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