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页面正在升级,页面正在升级中跳转中,页面正在升级中

页面正在升级,页面正在升级中跳转中,页面正在升级中

  罗小茗

  随着移动端和网红经济的迅速崛起,一种新型品评大众文艺的标准正在兴起,那就是“有趣至上”。在拥挤的地铁车厢内,在人群熙攘的街头,在外卖小哥聚集的商场门口,甚至于在大学课堂上,当越来越多的人依赖手机软件寻找片刻乐趣时,这个标准正变得通行无阻。一方面“有趣”被摆放到了异常醒目的位置,在浏览、点赞和弹幕中显示它巨大的威力,进而成为人们争先恐后、竞相追逐和品评的对象;另一方面,它对这个社会的实际作用,反倒被忽视而得不到真正讨论和有效定位。

  广播电视等现代大众媒介诞生以来,针对普通人势必“娱乐至死”的告诫就不绝于耳,“有趣”基本成为低俗和无聊的同义词。“有趣至上”也被看作文化平庸的新一轮表现。然而另一方面,趣味在商业逻辑中迅速膨胀,不仅成为绝大多数现代教育和商业的出发点,也成为人们自我辩护、伸张生活的重要依据。在此背后,则是对生活枯燥无聊,消费文化看似丰富多样、实则千篇一律的巨大不满和反感。

页面正在升级,页面正在升级中跳转中,页面正在升级中

  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近日在阿联酋迪拜接受记者专访。大刘聊到近期热映的《流浪地球》、他喜爱的作家和科幻文学的现状。他说,《流浪地球》很成功,但后续国产科幻电影切忌“照葫芦画瓢”。

  “希望有机会出版阿语版《三体》”

admin
页面正在升级,页面正在升级中跳转中,页面正在升级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